只能听见夜的湿气浸润万物的声音、风吹过庄稼叶片的声音,终遭遇无情后独自萎谢

  暮霭低垂,有薄雾从脚底升起,有鸟收敛羽毛在枝头守望,天像一块黑色的幕布盖了下来,四周静了下来,只能听见夜的湿气浸润万物的声音、风吹过庄稼叶片的声音,还有我的烦躁在一点点散发的声音……

我忍不住与爱情相遇,心生欢喜,尽管变得很低很低,低到尘埃里去.

编辑荐:上海悠长的弄堂里,民国烟雨中,她着旧时的素衣锦袍行于熙攘人群中。我只捕捉住她瘦高傲然的背影,能依稀看出她昂着高贵的头,冷傲又漠然的看着凡俗往来,有着极致的璀璨,有着坚定地孤独,有着净身的赤白干净。

  那一刻,我置身其中,独自一人,居然没有一丝恐惧,内心却是无比的平静和舒展。我就是山上的一株草木,在清风里婆娑;或者是停驻在枝头的那只孤鸟,在夜里守望;或者是脚下的那条小溪,在月夜里吟唱……

时光无涯,不早不晚,遇见,终不能幸免。满城风雨,她着一袭素锦旗袍,款款走来,我见着她?不过是历史给她的写照,这个民国临水照花人,清绝如她,冷傲如她,韶华后的风轻云淡,我竟更加觉着她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赤白干净。我想我是喜她的,这么一个倾城的女子——张爱玲。 

我忍不住与爱情相遇,心生欢喜,尽管变得很低很低,低到尘埃里去.

  很多的时候,我更喜欢山里,这里原始、自然和真实。呼呼的风吹起衣裙,发起舞了,心也跟着舞了。一颗被关久了的心,是更渴望飞翔的。那时,孤独就是翅膀。

早在韶华初好时,她就曾写过:“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,爬满了蚤子。”思想如此明澈,对生命悟得如此通透。可尽管如此,她还是抵不过俗果的诱惑,想要有人给她倾注温情,始终还是一个未尝情果的世俗女子,漫漫长路,只为与他相遇,红尘相逐。

美高梅mgm59599,---题记

  孤独是一袭华丽的袍,那华丽藏于素简之下,埋于寂静之中;孤独,是那寂静中绽放的花朵,不需要回应和听众,只一个人默默地开放。

然含苞待放的花傲然开放终归不易,虽民国男子众多,偏这朵不寻常的花非为无情的一个开放,还绽放的如此惊艳,他是她生命中的劫,让她甘愿低头为他绽放,终遭遇无情后独自萎谢,她不过是一个世俗女子,让爱情伤到无以复加,变得出落的清醒明透,这一切是孽亦是缘,绽放时是欢喜的,萎谢时她并不落魄,但亦无人听见那声轻叹。想来她还是可救的。

时光无涯,不早不晚,遇见,终不能幸免。满城风雨,她着一袭素锦旗袍,款款走来,我见着她?不过是历史给她的写照,这个民国临水照花人,清绝如她,冷傲如她,韶华后的风轻云淡,我竟更加觉着她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赤白干净。我想我是喜她的,这么一个倾城的女子——张爱玲。 

  孤独是一个人的,一个人,必须是一个人,才能更彻底、更通透,也更狂野。什么都没有了,什么都听不见了,只有内心和内心的私语,只有心灵与心灵的交融。这样的时候,更容易看清、放逐和抵达。

当世人途经她的盛放,皆道惊世决绝,亦尽是两眼放光,想来那个时空已无力招架。然胡兰成却能让她低到尘埃里去再从尘埃中开出花来,那时的她自以为能与之烟火一生,便身着一袭华美的袍爱到不问将来,不问结局,无视世俗眼光,只是纵容自己。直到在绚烂中灰飞烟灭,化作满地残雪。终肯作罢。

早在韶华初好时,她就曾写过:“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,爬满了蚤子。”思想如此明澈,对生命悟得如此通透。可尽管如此,她还是抵不过俗果的诱惑,想要有人给她倾注温情,始终还是一个未尝情果的世俗女子,漫漫长路,只为与他相遇,红尘相逐。

  一个人,能与自己娓娓而谈时,那孤独也将变得妩媚了。

她如同飞蛾扑火般的坚定我自是喜的,只叹她这朵惊艳的花开错了时间。还好胡兰成的背弃,虽让她感到悲戚,却并没有迷失自己。那一刻,虽已沉沦,亦是清醒。终她的决绝,华丽转身后的独自萎谢亦是难得。或许世人觉得被抛弃的她是落魄的,而我却不以为然,只是感叹她低头后又拾起自尊傲然昂头转身的那份勇气,如此不易,这就是她,始终清绝冷傲,不同流俗。这样一个传奇的女子,怎能不让人珍爱?

然含苞待放的花傲然开放终归不易,虽民国男子众多,偏这朵不寻常的花非为最无情的一个开放,还绽放的如此惊艳,他是她生命中的劫,让她甘愿低头为他绽放,最终遭遇无情后独自萎谢,她不过是一个世俗女子,让爱情伤到无以复加,变得出落的清醒明透,这一切是孽亦是缘,绽放时是欢喜的,萎谢时她并不落魄,但亦无人听见那声轻叹。想来她还是可救的。

  独孤,是晴空里漫步的闲云,是枯枝上的那一两颗红枣,是寒风中的枯枝,立着傲人的风骨。

那个传奇的时空,她优雅地挥舞着文字,轻而易举地搅乱了上海滩。舞尽了明月的光芒,舞出了她与胡的情缘。然而她怎知亦是她喜爱的文字、与生俱来的才情间接扼杀了这场生命的相遇。张的文字似通晓世事,却实则只有浅薄的人生经历。她从不招惹世俗,可似乎世俗偏爱与她交涉。她带着惊世的才情,在岁月静好中悄然开放,从不负锦绣光年。她虽肯为胡委身尘泥,可那与生俱来的性情,誓死不改。她文字里透出来的那份洞察世事,谁都无法将她视作寻常人。

当世人途经她的盛放,皆道惊世决绝,亦尽是两眼放光,想来那个时空已无力招架。然胡兰成却能让她低到尘埃里去再从尘埃中开出花来,那时的她自以为能与之烟火一生,便身着一袭华美的袍爱到不问将来,不问结局,无视世俗眼光,只是纵容自己。直到在绚烂中灰飞烟灭,化作满地残雪。终肯作罢。

  看那天空里的云朵,闲庭漫步,波澜不惊,时而如游丝,时而似花朵,就那么随心所欲地飘在空中。那闲里,有坦荡的心胸和清澈的孤独。

胡自知她心性孤冷,他终是触摸不到她的世界,再加上红尘路遥,他需要太多风景相陪,可从不会愧疚于张。这段倾城往事,从一开始就注定会郁郁而终。她的才情让她绚烂,也差点毁了她。幸而她总能明白盛衰有时,聚散难免。这样一个聪明的女子。不是不值得被爱,而是谁都爱不起。

她如同飞蛾扑火般的坚定我自是喜的,只叹她这朵惊艳的花开错了时间。还好胡兰成的背弃,虽让她感到悲戚,却并没有迷失自己。那一刻,虽已沉沦,亦是清醒。最终她的决绝,华丽转身后的独自萎谢亦是难得。或许世人觉得被抛弃的她是落魄的,而我却不以为然,只是感叹她低头后又拾起自尊傲然昂头转身的那份勇气,如此不易,这就是她,始终清绝冷傲,不同流俗。这样一个传奇的女子,怎能不让人珍爱?

  再看那冬天里的枣树上,一颗两颗的红枣,小灯笼一般地亮在枝头,多么诱人的笑靥!多么醒目的孤独!清冷里有春在孕育,有暖在闪烁。

浮沉几度,曾经沧海,她只当过往。她熙攘于人群中,深知那些风霜不幸,实属寻常。飞蛾扑火后的灼伤感并没有让这个冷傲疏离的女子喊疼。她依旧平淡地静看日落,任凭世事沧海桑田,只管无痛无痒。过往一切只当浮萍漂水,曾经满怀期待携手看花开的生活,已然不屑。

那个传奇的时空,她优雅地挥舞着文字,轻而易举地搅乱了上海滩。舞尽了明月的光芒,舞出了她与胡的情缘。然而她怎知亦是她喜爱的文字、与生俱来的才情间接扼杀了这场生命的相遇。张的文字似通晓世事,却实则只有浅薄的人生经历。她从不招惹世俗,可似乎世俗偏爱与她交涉。她带着惊世的才情,在岁月静好中悄然开放,从不负锦绣光年。她虽肯为胡委身尘泥,可那与生俱来的性情,誓死不改。她文字里透出来的那份洞察世事,谁都无法将她视作寻常人。

  见过漫天的雪花,从天而降,带着冷冷的质感,天地间只有白和自己了。山、天、风,一切都静止了,只有雪花在飘舞,在抒情,又孤独又素美。我的目光经过它们风情的舞姿,经过它们深情的眼眸,那里有清绝的孤独,高贵而圣洁。

自她背井离乡时,已决定无爱无恨的活着;自她决绝红尘、华丽转身时,已决定将岁月念作慈悲,深知聚散有时,只后为自己再骄傲一次;自她开始离群索居时,已决定被人无声无息地忘记。从此一路安定,一路念岁月,无悲无喜。这样一个决绝的女子,谁能不轻念她的名字?

胡自知她心性孤冷,他终是触摸不到她的世界,再加上红尘路遥,他需要太多风景相陪,可从不会愧疚于张。这段倾城往事,从一开始就注定会郁郁而终。她的才情让她绚烂,也差点毁了她。幸而她总能明白盛衰有时,聚散难免。这样一个聪明的女子。不是不值得被爱,而是谁都爱不起。

  也见过寒风里傲然挺立的枯枝,它清瘦、孤独而又克制,那夏日里的稠密,都消散了,但每一枝上都留下奋斗的气息、抗争的痕迹。那铮铮的骨力,像一颗坚守信念的不屈灵魂。我听到,有昂扬的歌在唱响。每次路过它们,我都给予一缕目光,以示敬仰。那孤独里,是有着汹涌的力量和排山倒海的气势的。那一瞬间,我的内心某些东西就被唤醒或催生了。

胡曾说过张爱玲无情,我只觉得她是将柔情放在心底,她怜惜一草一木一花。骨子里懂得众生不易,对世事皆报以宽容。她只是习惯了用冷傲疏离伪装自己。只因为怕受伤害,并非真正地性情孤冷。胡兰成这样的话,对张爱玲来说是不理解,是残忍,比抛弃他们之间的情缘更让张痛心。这样一个世间会懂得的女子,哪能平庸的存在?

浮沉几度,曾经沧海,她只当过往。她熙攘于人群中,深知那些风霜不幸,实属寻常。飞蛾扑火后的灼伤感并没有让这个冷傲疏离的女子喊疼。她依旧平淡地静看日落,任凭世事沧海桑田,只管无痛无痒。过往一切只当浮萍漂水,曾经满怀期待携手看花开的生活,已然不屑。

  “在冬天的荒野里,在肃杀杀的寒风里,那些枯枝上的鸟巢,挂在树梢上,看着岌岌可危,无限孤单,但又具有饱满的坚挺的力量。”这是雪小禅笔下的鸟巢,又疏离又风华。这孤独,要把小禅羡慕死了,恨不能自己就是那鸟巢,挂在那高高的树枝上,多么风华绝代的孤独呀!

尽管被春风扰过,却始终如光阴清醒决绝,也就是这样的她,从未有人能真正懂得,有她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,而她的灵魂却是不死的,屹立在历史的尘埃中,那么醒目。

自她背井离乡时,已决定无爱无恨的活着;自她决绝红尘、华丽转身时,已决定将岁月念作慈悲,深知聚散有时,只最后为自己再骄傲一次;自她开始离群索居时,已决定被人无声无息地忘记。从此一路安定,一路念岁月,无悲无喜。这样一个决绝的女子,谁能不轻念她的名字?

  “大雪三日,湖中人鸟声俱绝。余挐一小舟,拥毳衣炉火,独往湖心亭看雪。”张岱是孤独的,这孤独是脱离了俗气的热闹和烟火的喧嚣,一个清高的灵魂,放在这白茫茫的纯净里,更有一种傲然于世的小众的力量和美感!

上海悠长的弄堂里,民国烟雨中,她着旧时的素衣锦袍行于熙攘人群中。我只捕捉住她瘦高傲然的背影,能依稀看出她昂着高贵的头,冷傲又漠然的看着凡俗往来,有着极致的璀璨,有着坚定地孤独,有着净身的赤白干净。

胡曾说过张爱玲无情,我只觉得她是将柔情放在心底,她怜惜一草一木一花。骨子里懂得众生不易,对世事皆报以宽容。她只是习惯了用冷傲疏离伪装自己。只因为怕受伤害,并非真正地性情孤冷。胡兰成这样的话,对张爱玲来说是不理解,是残忍,比抛弃他们之间的情缘更让张痛心。这样一个世间最会懂得的女子,哪能平庸的存在?

  “孤独,不是在山上而是在街上,不在一个人里面,而在许多人中间。”三木清这样说。

尽管被春风扰过,却始终如光阴清醒决绝,也就是这样的她,从未有人能真正懂得,有她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,而她的灵魂却是不死的,屹立在历史的尘埃中,那么醒目。

  人,如果没有可以交流的眼神,没有可以倾听的耳朵,没有一个灵魂与一个灵魂的重合,即使你周围车水马龙人山人海,那也是孤独的,那种孤独,会让你压抑和窒息。

上海悠长的弄堂里,民国烟雨中,她着旧时的素衣锦袍行于熙攘人群中。我只捕捉住她瘦高傲然的背影,能依稀看出她昂着高贵的头,冷傲又漠然的看着凡俗往来,有着极致的璀璨,有着坚定地孤独,有着净身的赤白干净。

  这样的时候,张爱玲选择了疏离。几次搬家,为的是逃离人群和世俗。关上门,一头扎进文字里,在墨香里把孤独织成了一袭华丽的袍,那袍里裹着一颗清绝高傲的灵魂和丰饶繁华的灵感。有时,孤独就是孕育灵感的温床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  张爱玲不食人间烟火,自然有着丰厚的文字来裹腹,那么我们呢?当它来时,该以怎样的线来织这孤独的袍?

  我们一样可以把它织成一袭华丽、高贵而又清绝的袍。

  那就去找一个心灵契合者吧!把自己的心房彻底地打开,她会默默地听,你笑,她会同你一起笑;你哭,她会给把肩膀靠过来。她最懂你,懂是沟通最短的桥梁。或者,你和她什么都不要说,只一眼,就已经是千言万语了。

  懂,是火,会使孤独的坚冰化成水,那水上有五彩的光泽,在闪啊闪……

  但,更多的时候,是你有满腔的话,却找不到一个听众,连一个也没有。这时,孤独就像你捂在怀里的种子,瞬间就千朵万朵挂上心头了。它折磨你呀,要折磨死你了。

  那就去接近草木吧,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随时听你倾诉,但草木可以,它们最为忠诚,时刻在原地等着你。风儿轻轻地吹,叶儿低低地语,那种湿漉漉的私密和温度,会让你绝处逢生,会让你瞬间与孤独和解。孤独,明明刚才还是长着怪刺的仙人掌,瞬间就开出千朵万朵的花来了。

  或者,在静谧里打开一本书,听从文字的召唤,精神得以喂养,精神的土壤一片春光,又勃勃又妖娆。这缕孤独的藤蔓,缠绕在了文字上,在心的念上留下的都是逶迤的路径……

  实在不想做,那就什么也不要做了,就坐在窗前,沏杯清茶,把眼睛向窗外看,远一些,再远一些,那里是山峦,是烟黛,是云雾,那朦胧的美感和远意,会击中你的。你可以看到,那空白的心上,有孤独正在跳着华丽的舞……

  人孤独并不可怕,怕的是精神上的孤独。

  当一个人能把孤独织成一袭华丽的袍时,他的精神上一定高悬着一盏明灯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首页
  • 电话
  • 学术争鸣